银行“不差钱”最痛苦:票据直贴每天损失利差9万

  • A+
所属分类:理财市场 财富中心

“资金宽裕要比借钱度日难过多了。”3月9日,一家城商行资金业务主管坦言。

对于商业银行的经营部门而言,眼下最最痛苦的事情正是“不差钱”。

今年,为促进经济稳健发展,银监会调整部分信贷监管政策,允许有条件的中小银行业适当突破存贷比。但“(存贷比)能够达到70%就不错了,就是高一点也是票据(业务)充的。过去贷款规模限制的时候,大家收都收不住;规模放开了,银行又都放不了”。上述城商行银行资金业务主管称,“本来以为大行1、2月份放款多,资金不会那么充裕,没想到钱还是那么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也表示,银行业普遍面临一定的盈利压力,从资金供给来看,存款增加较快,流动性宽裕;而目前信贷投放的力度已经很大,持续投入则面临一定的需求约束。

备付水平上升

近日,一位地方银监局人士称,历经1月份票据融资井喷之后,辖内一些大型银行纷纷采取控制措施,包括控制票据贴现在全部贷款中的占比,转让收益较低的票据资产等。

被压缩的自然是不赚钱的资产。今年1月份,如果一家银行的签发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存款和票据贴现余额三项指标同步大增,持有低收益率的票据资产将面临一定的损失。

3月5日,某区域性股份制银行中层表示,据该行的一项分析显示,因为贴现利率与定期存款利率倒挂,仅1月份发生的票据直贴业务,该行每天损失利差就达9万元。这也意味着银行在向客户“让利”。

“能够签发银票的都是手头握有现金的企业,受银行委托,一方面存款在银行,另一方面签票、贴现,企业甚至可以反复操作。”上述区域性股份制银行中层直言,而且在全额保证金的承兑业务中,此类操作并非个案。在他看来,全额保证金承兑业务存在很大问题。

然而,控制或压缩票据后,银行资金运用的压力依然没有减轻。

压缩存量票据资产,通过转贴现中的利差收入,银行可以弥补因直贴业务形成的损失。但如果转贴现回笼的资金没有好的投向,而是存入超额存款准备金账户,赚取的月息仅为0.6‰,银行损失的利差或将达到持有票据资产的两倍。此前,在压缩票据资产后,上述区域性股份制银行的备付金率(超额准备金率)一度逼近10%。而多家银行票据业务人士称,动用头寸资金(超额存款准备金),开展票据业务,乃是一种普遍的操作模式。

目前,备付水平上升的情形是存在的,“规模大的商业银行,备付水平在5%左右”。3月6日,一家中小上市银行高层表示,“备付金率的平衡点在2.6%至2.7%;低于2.8%,市场资金就趋紧;高于3%,市场资金就富裕了”。

目前,“各家银行都有大把的钱趴在帐上,其中,大型银行的备付规模在千亿级”。3月9日,一位银行间市场人士透露,究其原因,一是银行的风险意识都很强,贷款更加谨慎;二是控制票据融资,资金更为宽裕;三是今年直接融资力度加大,大量的贷款被债券替代。

结构腾挪手段不多

目前考验银行家的是如何“玩转”资产负债管理。

“现在银行的存款成本至少要达到2.2%至2.3%。”前述中小上市银行高层分析指出,“不能只看到利率非常低的活期存款(利率0.36%),需要考虑整个存款结构,协议存款、次级债的成本;还有人员、机构和运营成本等;综合考虑,资金成本将达到3%。”

面对如此之高的负债成本,资产摆布的难度更大。简单来说,选择拆放同业,7天品种的利率为0.96%,肯定亏损;存入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仅为0.72%,更加亏损。

“资产结构的摆布,可用手段并不多。”上述中小上市银行高层坦言,主要有四块资产——实质性贷款、票据、债券和同业资产(同业存款和拆借);较为合理的结构为(实质性)贷款不超过65%、票据10%-15%、债券10%-30%、同业资产4%-5%。

然而,摆布上述四类资产,并非易事。首先信贷资产遭遇的是需求约束。“类似铁路等重大项目,实际上都不缺钱,各家银行争着授信,现在是银行求着这些项目提款。但项目需要按照进度提款,提前提款,又变成银行的存款。”上述中小银行高层称。

“现在的信贷投放,更多的是主动供给。以大型银行为例,他们的议价能力较强,信贷更多的是由银行发起。”前述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称,就贷款行业结构而言,从贷款供给和需求来讲,制造业并不是特别活跃;一方面,银行业的风险管控较为严格,另一方面,四万亿投资首先表现为基建项目,对制造业的拉动,则尚需时日。

在信贷投放遇到需求瓶颈之后,更多的银行资金涌入票据和债券市场,但这依然不能改变收益与成本倒挂的局面。

大型银行就是典型的例子,“国债收益率那么低,他们依然在买”,上述中小银行高层表示,票据贴现也是如此,转贴现利率约在1.2%左右,正是因为大行资金的介入。

而“目前对中小银行来说,遇到的是信贷不足,所以,也没有显著的动力去控制票据融资的规模”。一家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直言。

在货币市场上,利率继续呈现下跌趋势,同业资产的收益也不乐观。3月9日,招商银行(600036,股吧)资金交易部分析师称,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上周末收在0.9353%,较前一周周末下跌了1BP;质押式回购加权周平均利率为0.8349%,较前一周周末下跌了2BP。

破题策略各有不同

虽然同样存在较大的盈利压力,但规模各异的商业银行境遇并不相同。

存款快速增长的大型银行,其信贷份额也有所上升。以江苏省1月份信贷投放情况来看,全部新增额中,国有商业银行占58.2%,同比提高5.04个百分点;股份制商业银行占19.63%,同比提高2.85个百分点。

紧盯新增贷款份额,成为大型银行缓释盈利压力的重要抓手。而受资本金等因素限制,中小银行能够参与大项目的主要机会是银团贷款。

但正因为资金量大,“在债券市场上,最难做的也是大行。”前述城商行资金业务主管称,一是因为大行的存贷比低,债券配置的压力大,“每年都有刚性的配置要求,不管收益率是处于高点还是低点”;二是大行的资金规模巨大,“在二级市场上操作难度也大,尤其是波段操作,所以,只能从一级市场被动的拿债券,当然,交易性账户除外”;三是因为资金量大,在信用产品上,“大行拿不到量,加之风控较严,一般只能拿3A的产品,收益率太低”。

对大行不利的因素还包括,今年以来,国债返税后的利率与信用产品之间的差距在扩大,而此前两年,二者相差不多。

相对而言,中小银行在债券市场上更为主动。“因为一些小银行的债券占比本来就不高,利率低点的时候,小银行可以选择不投或少投债券,等利率高的时候再投。”上述城商行资金业务主管称,而且小银行的规模小,可以配置信用产品,拉高收益率。

因为流动性宽裕,且实质性贷款投放受到需求约束。3月9日,一位券商固定收益部的交易员直言,“债券市场还是有希望的,有一些阶段性机会”。

“今年债市不可能出现类似于2008年8月份以后的趋势性行情,更多的是波段,需要银行注重交易的能力,把握市场机会。”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交易员也表示。

但前述中小银行高层建议,应逐步压缩交易性资产,防止利率风险;因为“现在利率太低,如果货币政策稍有收紧,或者(一级)市场发行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利率就会上行,存量(交易性金融)资产会出现(贬值)问题”。

目前,作为信贷的替代品,中期票据等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已成为各行配置的重要品种。

“现在中票太畅销了,毕竟分到就能赚钱。小银行需要跟主承销商拉关系,才能分到一杯羹。”3月9日,一家中小银行交易员如是说。

前述招行资金交易部分析师建议,资金配置方面,由于近期市场动荡,投资宜持谨慎态度,缩短久期,目前可继续关注信用评级较高的中期票据及短融。

  • 扫描以下微信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 扫描以下微博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