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深圳私募大本营:只拿业绩说话

  • A+
所属分类:理财市场 财富中心

深圳市福田区中,坐落着一展翅飞翔的翼形建筑,横贯东西,是为深圳市政府新址,取义深圳市别名——“鹏城”。深圳地理有一个典型特征,整个城市狭长延绵,纵向无边,上下局限,犹如一只羽翼伸展的大鹏。同时让人联想到的,还有深圳唯一的历史之根“大鹏所城”,该城虽不及山海关雄壮,然而古味十足。

深圳的大片私募聚集在“大鹏”建筑四周,仿佛受此荫庇。事实上,福田商业区的开发也没几年,与此时间吻合,阳光化私募的发展也不过五六年时间。

传说,私募们聚集在福田区还有另一个缘由。沿市政府大楼北上,是深圳改革的福祉——莲花山公园,公园以山势如莲得名。循青草路,拾阶而上,二十分钟脚程就能登顶,瞻仰自2002年11月伫立于此的邓小平铜像。循着这个总设计师坚定的目光俯瞰,中心区写字楼密密麻麻排列,众多私募藏匿其间。在“总设计师”的注视之下,高达百亿元的管理资金在投资人挥洒的键盘间川流不息。

与香港若即若离

明达资产位于深圳交易所楼上,内部路径曲折复杂。以流通市值最大的十只股票做成“傻瓜组合”而闻名的刘明达办公地就位于此。“当时选在这里办公,是因为大家对私募都不太了解。我们想,客户来到这里的话,总归相信在交易所上办公的不会是骗人的了吧。”明达资产投资总监郭达伟笑着对记者说,“赵丹阳清盘后,我们就成了国内最早的私募基金,我们大约是2005年中成立的。那时,深国投想搞创新,我们就很自然地合作了一个1000万元规模的保本型信托。那时,很多人都不知道阳光私募是怎么回事。”

追溯国内阳光私募的鼻祖要将时光倒流至2004年2月20日,当A股市场还在漫漫熊市中挣扎时,赵丹阳率先与深国投合作发起第一只开放式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被誉为中国阳光私募第一人。2007年,赵丹阳展示了一个标准价值投资者的远见。当年,赤子之心净值增长率不过30%,与公募基金动辄翻番的业绩相比黯然失色。然而,他还是毅然在3500点时选择清仓兑现收益,理由是“就我们的投资能力,已找不到既符合我们投资标准又有足够安全边际的投资标的”。现在看来,赵丹阳的提前离开显得睿智,他的客户没有一人亏钱,赤子之心中国成长基金过去五年累计升幅约为541%。“听说他现在在香港也做得不错。”不少私募如是告诉记者。

刘明达去年的经历在私募中较为普遍。“完全没有意料到市场发生这样的状况,我们在去年下半年迅速止损,这半年又迅速调整了战略,业绩开始大幅回升。”郭达伟说。从显示数据看,深国投·明达的三期产品去年收益均在-45%左右。而据晨星统计的数据显示,明达1期的一年波动率为41.62%,属于波动较大的基金。近期,刘明达正在江浙调研。

刘明达的办公室周围正好有一圈阳台,可以看到窗外180度的远景,香港岛近在咫尺,清晰可见。但显然,深圳金融的发源地罗湖商业区正在落寞。该区位于深圳东部,率先发力的主因是毗邻香港。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厦灰尘积聚,与深发展大楼相依相偎,不远处还可相望地王大厦。不过,深交所即将搬入原先的高交会馆的所在地。无疑,整个城市的金融重心在向中心迁移,这个城市与香港之间的紧密依偎关系开始在地理位置上变得独立。

与香港的若即若离仿佛是深圳私募的特色所在。在记者三日内拜访的12家私募中,没有一家不从事港股相关投资。不少投资人从事这行是原先工作的顺延,诸如赵丹阳恰好曾在国泰君安(香港)公司,负责管理客户委托的资产,当时为同事后来也做私募的有龙腾资产的吴险峰,晓杨投资的杨骏。另外如同威董事长李驰曾担任香港怡东国际财务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看尽香港金融变幻。

直接接触深圳副市长

诺安中心位于市政大厅右方,这里聚集了不少声名鹊起的私募。有去年一战成名的金中和与新同方,也有曾著《时间的玫瑰》一书的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此人白马股的价值投资理念一度引起业内争议。

在拜访新同方董事长刘迅时,他略带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由于下午可能要去见市政府领导,是副市长级别,所以投资策略会只能安排在中午进行。这时,一个工作人员塞过来一袋零食与水果,他说,这就是他中午的便餐。没有食堂,是他们搬到福田商务区后的一大烦恼。

深国投·新同方在2008年收益排名第8,仅亏损5.47%。他觉得去年的业绩得益于对海外市场的研究。他们2007年开始就一直坚持海外策略研究,“春江水暖鸭先知”,对于次贷危机源头的把握,让他们比同行更早发现了风险。刘迅的经历有些不同,他做起私募,颇有点逼上梁山的意思。他说,1992年的深圳,改革气氛浓烈,他受公司之命筹备第二个营业部,没想到自己的证券公司被联合证券并购,然而,他已经召集了一些亲朋好友,于是大家索性就捋起袖管自己创业,新同方就这么摇摇晃晃地成长起来了。

与政府关系的紧密,记者已不止一次在私募口中听说。在深圳最早筹备二级市场私募协会的是一个叫李春瑜的青年,听闻他最早是国泰君安的一个职员,目前是深圳市金融顾问协会秘书长。由于与深国投关系不错,在2007年,他第一次召集了在深圳一些私募大佬,地点在竹子林的东方众鑫,当时一个大约50平方米的会议室挤满了人。据龙腾资产的吴险峰回忆,当时就有一种直觉,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搞大。这场聚会后来就是外界所称的第一届私募论坛。第二届是2008年上半年,为期一天。第三届论坛就在今年3月底,为期3日,一届比一届规模大。

而李春瑜俨然成了私募与政府之间的联系人。刘迅说,十几个私募与市级领导的面谈,就是李春瑜通知的。然而,经历了去年的单边下行,深圳私募仿佛在协会上也有了一种分化,尽管会员单位的级别可以用金钱搞定,诸如几千元钱买一个协会理事单位,上万元买一个副秘书长单位,但享受的待遇也有所不同。

在私募论坛举办的第二天,协会安排路演的均是副秘书长级单位,这些单位有金中和、武当、三羊与星石。而与市政府领导进行直接接触的也只有少数私募,这一方面取决于往年业绩与资产规模,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与协会的关系。在诺安中心,记者还拜访了2008年业绩冠军金中和掌门人邓继军。去年重庆国投·金中和在2008年的收益率高达18.19%。邓继军长得很高,言语不多,显得十分低调。他说,他觉得做业绩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务虚。今年,他将持续灵活策略,积极把握市场热点结合波段操作。

李春瑜告诉记者,深圳私募是全国最有活力的,规模在2亿~3亿元的私募,大约就有400多家,发展那么快的原因一方面是体制比较灵活,市场化程度较高,另一方面更接近香港,比其他地方的私募更具备海外市场优势。

据理财一周报记者了解,深国投对于阳光信托的管理,可能是信托公司中最为大胆的。其中,对于一只股票集中持股程度,该信托公司规定可以最高持有20%,而其他信托公司都不高于10%。在业内人士看来,集中持股是获得超额收益的一件重要利器。

而程序上的灵活与创新,作为第一个发行阳光私募的信托公司也无人出其右。“投资顾问+信托平台=证券化信托产品”这一典型阳光化模式,让一些有实力的私募有了扩大规模的机会,也吸引了各路高手。听说,对从公募出来的基金管理人,深国投有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只要之前业绩优秀,不用排队也不用做模拟盘。

一些较晚加入阳光私募的知名私募们显得有些着急,同威资本董事长李驰告诉记者,事实上,他们产品成立以来的收益都十分可观,反而去年进入阳光私募排名后倒成了垫底的,他们的累计收益仍然较高,这排名可能会引起不了解的人们误解,然而他们自己的客户对他们近年来的收益表现还是认可的。“加入得有点晚了,如果早两年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了。阳光私募平台对吸引后续客户是十分有帮助的。”李驰所在的同威在风景如画的华侨城,他的办公室对面就是“锦绣中华”,他有点理想主义,有点幸福,他的杭州老婆陪着一路来深圳创业。公司架构上,他还有韩涛等优秀的合伙人一同开创事业。

深国投是目前国内最大“阳光私募”信托平台,截至2008年3月,深国投发行的各类证券投资信托规模超过50亿元。

像在去年声名远扬的星石系江晖、东方远见的许勇,尽管主要办公地点都在北京,但都在深圳设立分公司,且与深国投往来密切。深国投在市区香蜜湖一幢深居简出的大楼里。

成功模式就是不停扩张

去年的行情让不少私募很着急。“完全没想到分化会演绎得那么剧烈。”龙腾的吴险峰告诉记者。发行可能是私募长期以来都十分头痛的问题。很有意思的是,客户信任程度与私募业绩本身未必有直接关联。

东方港湾办公室里几乎空无一人。“他们都出去调研了。”总经理助理郑卫峰告诉记者,从2004年到现在,他们的收益不止4.5倍,“可能去年跌掉50%,但我们已经给客户赚取了5倍收益,还有4.5倍。关键是客户认同我们的长期价值投资理念。”

去年“武当派”掌门人田荣华通过深国投募集了4只信托产品,武当一期在2008年收获1.85%,在上证指数65.5%的跌幅中尤显珍贵。“今年以来我们的募集状况一直不错,我们参加协会举办的路演主要出于他们的盛情邀请。我们主要是参与,而并非想依托这个平台募集。”武当的运营总监汪平较为实在地告诉记者。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研究。”武当研究总监阎瑞峰说,“你看我们的名片背后就知道了。”记者看到武当系的名片背后都印着一行小字——“专注于研究的价值投资者”。听说,田荣华十分低调,据说能推掉的公众场合聚会他都一并推辞。尽管记者在不同场合见到了他好几次,但他都谦和地婉言拒绝了专访邀请。

这位出身于长盛基金的知名基金经理,在投研上可谓是不遗余力。田荣华至少每年要投入200万元在这支队伍上。这样的投研付出,让其选中高收益的股票的概率大大超越同行,由此形成良性循环。随着资产管理规模扩大,他们在投研方面的实力将更上一个层次。

晨星基金的罗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家私募管理一只规模在1亿元左右的基金。那么他们一年的基本管理费将达到100万元,如果获得50%的绝对收益,将获取20%的管理回报,那么他们的收益将达到1100万元。那他们在投研上所花费的资金可以达到300万-500万元,可大大促进他们整体的投资能力。

江晖的现状让人羡慕不已。截至2008年3月,他们总共发行了11只信托,这样的扩张速度让同行眼红。一方面,扩张速度在于江晖本身的非凡业绩,另一方面,他手下的市场总监杨玲原先是工银瑞信基金的渠道高级经理,拥有同行无法抗衡的丰富银行渠道优势。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工银瑞信的渠道之外,其副总监刘畅曾任诺安基金的渠道经理,颇有并驾齐驱之势。

“最简单的发展模式就是不停壮大,再壮大。”龙腾资产吴险峰告诉记者,对于私募营销,有很多独特之处。诸如常年不说话,保持低调,在业内保持神秘。一旦获得优异业绩,就大张旗鼓地宣传,绝对有益于信托产品发行。所以,目前很多私募都不太愿意对公众表达想法,只拿业绩说话。“规模上去之后,不管是知名度还是投研能力都将大幅上升,然后就有希望一直做大做强。”私募基金的马太效应开始显现。

据国金证券周五统计的最新数据表明,星石系产品已发行到13期,武当发行了6期,金中和已与深国投牵手发行第2期产品。

各路流派正在形成

尽管英雄不问出处,但私募内部已有些林林总总的分法。比较常见的有公募派、券商派与草根派。肖华、江晖、田荣华等是公募派代表,刘明达与林园就是草根的典型。赵丹阳与前君安总经理杨骏都是券商派的人物。

“不得不承认,公募出来的比非系统化培训过的私募要强些。”吴险峰告诉记者,“不过即使是公募,也会特点不同,所以先分析各家的投资理念,再归纳。”这位身处竹子林的私募对风水似乎有些特别看法。他办公室窗外可直接眺望到深圳湾。茶几处,几条鱼在鱼缸里悠闲摆尾。“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是他笑谈公司安置在竹子林的原因。龙腾资产尽管去年跌得有点惨,但是今年表现卓越,3月份以13.47%的成绩在私募排行中位列第四。吴险峰曾在彭博的荐股大赛中获得年度冠军。他说,深圳的私募之间其实往来不多,有点“文人相轻”的意思。不过在深圳这个地方,私募开始呈现出与众不同的特点。

出身是一方面,但出身背后也有一定讲究。诸如同时从君万出来的张国庆与杨骏,由于他们当时在公司的角色不同,一个主人际一个主投资,所以张国庆创办的私募没过多久就倒闭了,而杨骏一直做得很优秀,前不久到上海休养去了。

另外,一直为人所诟病的肖华,在其任博时投资总监之时,在投资上素来没有优异表现。记者在拜访位于市政大厅左侧的尚诚资产时,肖华正与经济学家陶冬吃饭,畅谈大计,其人脉比较可观,然而投资实力还有待考验。其产品业绩一直处于平均线以下。

在公认的高手中,短线王杨骏偏向于技术派,田荣华偏向于研究,白马资产的康晓阳属于数据模型派,但斌与李驰属于不折不扣的白马股发掘派,而柏坊资产的谢柳毅很可能成为国内对冲基金的鼻祖。关于康晓阳,业内流传过一个笑话,由于他的产品是用数模化模型,由计算机程序控制,一次他的一个客户查了某只产品的交易量,发现换手率奇高,于是打电话给康晓阳,“你是不是与证券公司合作,从我们身上赚取券商佣金费啊。”

此时此刻,在深圳这片很多投资人一见钟情的热土上,各个流派正在悄然形成。

在记者离开深圳的那天,阳光和煦,晴空万里。莲花山顶上,大步流星的邓小平铜像造型寓意设计师的独具匠心,“改革开放的步子迈得再大一点”。铜像下方的凉亭中,正好有一个游吟歌手在吟唱《怒放的生命》,声音动情豪放:“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

 

 

  • 扫描以下微信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 扫描以下微博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