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低调理财

  • A+
所属分类:理财学院 理财案例

德国客户总体来讲非常保守,尤其是家族客户,理财目的仅仅是跑赢通货膨胀来保值。

“我买房?我爸都还没买房。”在被问及是否已经买房时,德国人沃尔夫冈回答我。他今年三十五岁,工作体面收入优渥,就是没打算买房。这不是个例,据统计,60%的德国人都没有买房。

不爱买房,低消费,吃穿用度都喜简朴,在金钱观上保守的德国人和他们一些行事铺张的南欧邻居大概永远都难以彼此理解。

中产很忧伤

德国的理财顾问们经常开玩笑说,在德国最受剥削的“可悲”群体是中产阶级。

凯恩是一个典型的德国中产,他常常抱怨普通中产阶级在这个国家受到的待遇实在不公平。

“我仔细算过,根据现行的税法,我一周勤恳工作五天后扣税所得,还不如我一周只工作三天。”凯恩说。

在德国,年收入在6万~25万欧元之间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率达42%,而超过25万元年收入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率也不过在此基础上再加两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扣掉个人所得税,再扣掉按工资10%缴纳的法定养老金,以及雇员应缴纳的占工资8.2%的医疗保险,凯恩真正拿到手的不过是其工资总数的不到一半。

所以假设凯恩果真一周只工作三天,那就是另一笔帐了。首先个人所得税因为工资收入往下掉了一档会大幅降低,其次每月医疗保险的缴纳也会被豁免。

“如果收入低到一定程度,就不用自己再缴纳医疗保险,国家会给你交基本的医疗保险金,虽然项目可能会少一些,但也已经覆盖了基础需求了。”凯恩说。

德国中产们忧伤地发现,不仅“多劳多得”的原则站不住脚,连“富人多做贡献”的原则也备受挑战。

比如年收入6万欧元的中产阶级和年收入30万欧元的富人纳税税率差异并不大;同时,由于德国税法规定,医生、律师等自由职业者可以免予缴纳法定养老金,而是自由选择其他的商业养老金或者别的理财方法,所以这部分高收入人群反而比普通中产阶级具有更大的财务自由。

“我并不是仇富,只是看上去这些政策都在鼓励你要么做一个懒汉,要么去发大财。”凯恩说。

理财为避税

虽然德国财大气粗已成欧洲各国的金主,高税收、老龄化加传统消费习惯影响下,德国人自己还是手紧的很。家庭私人消费常年低回不振,就算是在知名汽车生产地和一些以富著称的城市,路上车辆行人也质朴低调少有豪奢者。

这种小心翼翼的作风也体现在德国人的理财观上。

德国第三方理财公司MLP,专门服务总资产500万欧元以下的中产阶级群体。MLP高级咨询师刘频频说,德国客户总体来讲非常保守,尤其是家族客户,理财目的仅仅是跑赢通货膨胀来保值。

对于大部分被税收折腾得不轻的中产阶级来说,购买理财服务还有一项额外的好处:避税。通常来讲,德国的理财渠道主要分为四大类: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房地产业务以及债券股票。

其中养老保险服务购买一直是热门领域。德国养老金制度包括政府法定养老金,即个人工资总额中扣18.9%,雇主与雇员各出一半,然后进入公共资金池;此外还有企业养老金,即企业为员工额外购买的养老金,算作福利;最后还有商业养老金,所有无需缴纳法定养老金的自由职业者以及也有此需求的群体,都可自由选择商业养老金。

德国社会的老龄化已是众所周知,青年人口减少和老年人口增多导致的人口结构比例失衡首先影响的就是整个社会养老资金支撑。为了避免老来穷,鼓励大家为日后多做打算,德国政府有条政策就是雇员在法定养老金之外,额外购买养老金就可以将这部分工资免税。

对于被征税征怕了又在逐年老去的中产阶级来说,这条一举两得之策深受欢迎,造就了一个广阔市常目前德国就有三十几家商业养老金公司提供此类服务。

和交多少得多少的法定养老保险不一样,私人养老保险提供增值可能,增值率与风险程度直接相关。

在过去,德国理财公司大部分的业务都来源于养老和医疗保险,保守的德国人很少把脑筋动到房产和股票上去。相比欧洲其他国家在过去十年资产价格的大起大落,德国房产市场平平淡淡好多年,直至前几年才开始水涨船高 。

房地产这几年的繁荣兴起,一是由于避险资金流入;二是当前银行按揭贷款利率已经低至3%;还有就是超过半数的德国人原本并无房产所造成的市场需求。

结果就是房产投资和与房产相关的理财服务这几年也流行开来。

根据MLP公司的统计,目前养老、医疗、房产和股票四大理财类型客户所占比例差不多已经平分天下。

不过,德国人仍然少有中国人谈起房产和股票时的兴致勃勃,比起房子涨了多少,股票赚了还是亏了,他们更愿意谈谈家里养的狗或者去哪里冲浪。

因此,就算如今欧洲实际的金融中心被认为已经是法兰克福了,华尔街和金丝雀码头金融精英们的浑身名利场气质,在德国还是很少见。

“当然,学经济的会比较容易找工作不假,但人人视金融为梦想在德国可不存在。”刚从经济系毕业的莫布利说,相对于其他国家金融业工作的普遍高薪,在德国也未见得有与其他工作较明显的收入差距。

总的来说,德国人再节俭,与葛朗台还是有本质区别,就算过去十年借由强劲的出口累积了大量财富,但这始终不是一个推崇投机和财富的国家。财经记者马克就为此很烦恼:“在这儿要采访一个对冲基金经理你都找不到,各类工程师倒是一抓一大把。”

  • 扫描以下微信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 扫描以下微博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