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积极财政政策力度将加大:减税扩赤字降成本

  • 123
  • 阅读模式

12月18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召开,2016年宏观政策基调得以确定。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宏观政策要稳。其中,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实行减税政策,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在适当增加必要的财政支出和政府投资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保障政府应该承担的支出责任。

降低企业成本,为明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之一。这项任务的“组合拳”政策中,涉及多项减税减费政策。

会议明确指出,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要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也是明年五大任务之一。其中包括,要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工作,完善全口径政府债务管理,改进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办法。

会议还列举了一批具有重大牵引作用的改革举措,其中包括加快财税体制改革,抓住划分中央和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完善地方税体系、增强地方发展能力、减轻企业负担等关键性问题加快推进。

阶段性提高赤字率

财政收入增速下行、支出具有刚性、适度扩大政府支出、加大减税力度等,都需要适度扩大赤字规模。

前11个月,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13.99万亿元,同比同口径增长5.7%,增速进一步下滑。

与此同时,按照“稳增长”部署,财政支出进度一直在加快。前11个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规模达到15万亿,同比同口径增长17.4%,高出收入增速11.7个百分点。

2015年我国赤字规模为1.62万亿,赤字率大致在2.3%左右,其中中央财政赤字1.12万亿,地方财政赤字规模5000亿元。

曾有地方财政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5000亿元地方债额度分解到省级政府就只有几百亿的规模,到地级市就更少了。财政收入增速下行,加上土地出让收入减少,地方财政稳增长的手段比较有限。

出于稳增长的需要,今年年中多项政策被放松。按照2014年发布的地方债管理方案,要剥离融资平台政府融资功能。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融资平台融资渠道被收紧,年中为配合地方“稳增长”,又适度放开了平台融资的融资渠道。

财科所8月份调研地方财政经济运行,近日发布报告建议,地方承担着较多基础设施建设任务,采取阳光融资来取代融资平台融资模式,应适度增加地方债券发行额度、适度扩大地方债置换债券额度,来满足地方正常的融资需求。

2016年,经济增速可能进一步下行,财政收入增速可能也会跟着下行,财政收支压力恐将加剧。

我国此前一直坚守3%赤字率红线。但业内专家多表示,3%赤字率的提出,是当初欧盟针对成员国现状提出的一条标准,并不是必须要恪守的“红线”。但也有专家偏向于保持财政平衡,不主张扩大赤字规模。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强调是“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也表明了一种谨慎态度,更多出于当前经济下行的短期应对政策。

是否要立马突破3%的赤字呢?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明年收支压力会进一步加剧,财政赤字率可以扩大到3%左右,规模达到2万亿。要加大地方债置换力度,缓解地方政府压力。

也有业内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是否突破3%不好说,但3%的赤字率迟早会突破。

2016年赤字规模究竟多大,还有待明年3月份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苏明近日在长平经济论坛上表示,明年、包括“十三五”期间,财政支出不仅要有增量,还要改革存量,现在的存量并不合理,未来支出要做到有保也有压。比如,即便是民生支出,也不是越大越好,要根据新形势,调整民生支出的标准和范围。

积极财政以减税为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在适当增加必要的财政支出和政府投资的同时,主要用于弥补降税带来的财政减收,保障政府应该承担的支出责任。

调整积极财政政策方向,从原来侧重在增加投资、增加财政支出转为减税为主,为此前学界较普遍的呼声。

理由是政府投资效率不高,让市场更多发挥作用,要求政府支出规模不宜过于扩大。且政府投资多投向基础设施领域,导致近些年较低端的劳动力价格上涨较快,长此以往也不利于就业结构的调整和产业升级。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表示,政府如果进一步刺激投资,劳动力和实际利率等要素价格会进一步上升,存在明显“挤出效应”,会使得市场部门获取资源时成本上升。

而针对当前工业企业利润持续负增长,企业效益较差,微观企业缺乏活力,使得经济转型缺乏动力的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

包括简政放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降低企业财务成本等。

苏明认为,强调供给侧的改革,除了减税,还要推行一些重大的税制改革,比如营改增、资源税、环境税等。

降社会保险费

关于降低社会保险费,由来呼吁已久。据公开统计数据,我国养老、医疗、失业等“五险”加起来费率将近45%,较高的费率加重了企业负担,也导致部分逃交费用的现象。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发文表示,要适时适当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国税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也曾表示,对降低社保缴费,学术界和政府没有分歧。目前社保缴费率很高,因为现在缴费的人要承担过去没有缴费的人的那部分。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个人没有缴费,企业没有提留,为了弥补这些历史欠账,我国社保费率设置得较高。我国企业雇佣劳动力的成本是1.445%,劳动力成本远超过职工薪酬。目前中国企业仅养老保险缴费率达(工资的)28%,超过美国一倍多。

许善达指出,目前我国养老支出每年大致在2.1万亿元,按社保基金8%的年收益测算,若拿出15万亿元国有资本补充社保基金,养老缴费率就可从28%降低到14%。

而在当前我国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划拨国有资本、弥补社保基金缺口,为较普遍的建议。

  • 扫描以下微信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 扫描以下微博二维码
  • 获取更多精彩资讯内容
  • weinxin
JiuYa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 年 12 月 22 日10:36:0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iuyancf.com/archives/14943

发表评论